中央人民政府   全国人大   全国政协   最高法    最高检   公安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首页 时政聚焦 社会新闻 法制报道 反腐倡廉 财经金融 民众之声 房产动态 体坛内外 人物专访 人民时评
公检法司 经济与法 社会公益 食品健康 医药卫生 名企风采 文化娱乐 环境热点 科技教育 旅游资讯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专访 >> 专访《马家军调查》作者:其他队伍也千方百计用药 >> 阅读

专访《马家军调查》作者:其他队伍也千方百计用药

2016-02-05 12:11:28 来源:凤凰体育 浏览:132
内容提要:《马家军调查》作者赵瑜

采访/凤凰体育马玉星

时隔17年,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再成中国体育界的爆炸点,其中第14章《药魔重创马家军》第一次曝光出来。在这一章节里,多位运动员和队医爆料,称马俊仁强迫选手们服用兴奋剂,并亲自上阵为运动员打针。在此,凤凰体育独家专访该书作者赵瑜,他认

《马家军调查》作者赵瑜

采访/凤凰体育马玉星

时隔17年,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再成中国体育界的爆炸点,其中第14章《药魔重创马家军》第一次曝光出来。在这一章节里,多位运动员和队医爆料,称马俊仁强迫选手们服用兴奋剂,并亲自上阵为运动员打针。在此,凤凰体育独家专访该书作者赵瑜,他认为,马俊仁的问题不是单独存在的,兴奋剂在那个年代是中国体育界的普遍现象,游泳、田径、自行车、举重等项目,都在千方百计找药,千方百计用药。

凤凰体育:为什么时隔17年,关于马家军涉药的文章才刊发出来?

赵瑜:《马家军调查》最早发表在《中国作家》1998年第二期上。其实,早在1995年后半年我已经写完了全部文字,之后的两三年在几家出版社之间来回转悠。后来,《中国作家》期刊找到了我,他们认为,要发表这篇文章应该拿掉第十四章《药魔重创马家军》。其实,当时我也是犹豫再三,拿不定主意。如果没有兴奋剂和吃药的问题,可能也无法解释马家军“兵变”和分崩离析,也会对读者造成误解,让人误以为马家军倒掉是因为金钱利益关系导致的。

后来,本文的责任编辑萧立军说服了我。他觉得,当时发这个章节,还不如缓发。因为因为这个情节会转移读者的注意力,影响整个作品评价,也会对作家创作的全面性有所削弱。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时的兴奋剂问题也不只是发生田径上,举重、自行车等重竞技类项目也是重灾区,游泳暴露的更加严重,他们的主教练甚至都被终身停赛。我当时也觉得萧立军说的有道理,就同意拿掉《药魔重创》这个章节,结果一直等了17年才重见天日。

凤凰体育:《马家军调查》当年发表后,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赵瑜:当时引发了很多讨论,包括人性问题,教练能不能打人的问题,国家荣誉和个人权利之间是什么关系,竞技体育对头不对头,我们的群众体育跑到哪里去了。等等。一直到1998年10月以后,这个问题又拐弯了,有人站出来要替马家军打官司,谷开来他们还替马俊仁攒了本书,叫《我为马俊仁当律师》。当时,人家势力范围比较大,我们也无力应对。

万万没想到,之后是高层出面干预,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成立调查组,他们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的调查组成员杨匡满,在2015年《当代》第一期上,发表了10万字的《马家军调查回忆录》,算是揭开了谜底。他在文章中称,当年有三个政治局常委批示,《马家军调查》这个事件不再宣传、不再评论、不再出版、不再连载。在这个情况下,《马家军调查》单行本也从市面上被撤了下来。后来这件事就彻底搁浅了。 

《马家军调查》再版

凤凰体育:时隔这么久被曝光,还是引起了中国体育界的震动,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赵瑜:现在的东西越轰动,说明我们体育界被遮蔽的东西太多。反过来要问,我们很多专职的体育媒体,以及方方面面的宣传媒体,你们明明知道兴奋剂的事情,怎么就不说呢。

凤凰体育:你如何评价马俊仁和他的兴奋剂问题?

赵瑜: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马俊仁单独存在的问题,而是社会普遍现象。也是中国体育界一个泛滥成灾的一个大问题,特别是游泳队。马家军只是其中的一支涉药运动队,其他人也都在用。这个东西不能简单的责怪老马,这样评价是不全面不客观的。这样对老马也是够冤的。只不过我是在写《马家军调查》,就不能把其他队伍拿来乱说一气。在那个年代,我们中国体育是封闭遮蔽的。我们身上长了疮,就怕去医院被别人看到。从这个意义上,我要替他们说几句话。

不能简单认为一说用药就是马俊仁,一说受害就是以王军霞为代表的运动员。马俊仁不是个别现象,游泳、田径、自行车、举重等,都在千方百计找药,千方百计用药。当时感觉是,咱要不用药就吃亏了,跟不上趟了。国家体委内部思想也是有利无害就可以用。

凤凰体育:马俊仁殴打运动员的问题你有多少了解?

赵瑜:我和马俊仁接触过,他也不是凶神恶煞。而且打人不光是马家军这一支队伍,在竞技体育界,这个现象非常普遍。他也不是天天打人,天天打,队伍怎么带。在那时候,马俊仁还帮运动员打过欺负他们的小流氓。

凤凰体育:你当时接触的运动员是什么样的?

赵瑜:现在看来,其实在写这一章时,我对运动员抵抗又矛盾的心情写的还不够。当时的队员她们也不太了解药物的作用,这个情况下她们扔了不少药,吃药时能躲就躲、能藏就藏,能少吃就少吃。关于这一点,有必要向现在的读者说明一下,她们也不想就这样堕落下去,她们也很爱惜自己青春少女的状态。不过,像打针就躲不过去。

我也想为队员们说一两句公道话,这与中国体育在国际上参与程度低有很大关系。特别是1995年是个分水岭,之后我们认识到,这玩意闹了半天不仅不能带来荣光,还他妈给国家带来耻辱。其中游泳队更是被禁赛,禁止参加泛美运动会。他们认为,你们来池子里的水就脏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处在申办奥运会这样一个开端,如果老是处在兴奋剂阴影下,我们也就申办不了奥运会。

凤凰体育:王军霞当时是个什么状态?

赵瑜:王军霞属于躲药躲得比较鲜明的那种,她可能是吃的最少的。后来队伍散了之后,她跟着毛德镇重新打奥运会,能够重新崛起,关键时还能顶上去,和她之前受药侵害少有很大关系。

凤凰体育:王军霞她们能够对你敞开心扉,是不是之前你就认识这些人?

赵瑜:在1994年年底马家军“兵变”之前,一个都不认识。我是1995年春节之后去调查采访的,当时她们从沈阳转移到了大连基地。当时去调查的原因是,为什么一支辉煌的队伍,在一年时间内怎么就跑的一个人都不在了。我是抱着这样一个探求的心理去了解马家军突然坍塌事件的。

凤凰体育:为什么马家军能躲过当时的兴奋剂检查呢?

赵瑜:他们的捷径是关于新药和旧药的区别。原来要发禁用药物的名单,是通过验尿可以验出来的,新的一种药叫EPO,能够增加血红蛋白。马家军在1993年辉煌的时候,恰恰就处在验尿不验血的过程,马俊仁大量使用EPO,所以很难被发现。后来,到1994年之后,验血技术跟上了,马家军也就不行了。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小小运动队能写40多万字的原因,因为要说明这些背景情况,才能说清楚这件事。 

队员当年的亲笔信

凤凰体育:在基地内,你有没有见过传说中的中华鳖精汤?

赵瑜:那个玩意儿就是糊弄外界的。体育圈内的那些人都是只说半句话,你不了解你是外行就容易被蒙蔽。我自己就是搞体育的,从小就从事的公路自行车运动。而且在那个地方,我生活两个月,基本上了若指掌。

凤凰体育:《药魔重创马家军》出来后,很多人在微博上留言说,他们就是一群骗子,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赵瑜:可以这么说,即便咱们两人吃了兴奋剂也不行。同样的运动员,大量艰苦训练是基础,兴奋剂只是其中的一个爆发点。仅仅靠兴奋剂,那不成了魔法。一个运动队的成败,是建立在大量的昼夜不分的训练上,根本不是简单的用药问题。

过去的真相被遮蔽太多,现在这个细节被报出来才受到格外关注。今天产生的这种爆炸效应,其实是中国体育的悲哀,也不合情理。

相关文章
2017-03-24 07:52:44
2012-04-17 18:13:12
2012-12-29 22:11:36
2014-04-10 16:14:00
2012-09-12 22:46:49
2013-05-26 12:32:51
2012-05-13 14:11:33
2015-12-15 19:04:1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8-2017 www.peopseyuqing.com 人民在线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zhonghuacm@163.com   京ICP备10217446号
人民在线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