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全国人大   全国政协   最高法    最高检   公安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首页 时政聚焦 社会新闻 法制报道 反腐倡廉 财经金融 民众之声 房产动态 体坛内外 人物专访 人民时评
公检法司 经济与法 社会公益 食品健康 医药卫生 名企风采 文化娱乐 环境热点 科技教育 旅游资讯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医药卫生 >> 山东女子术后纱布留存体内70多天 院方称为止血 >> 阅读

山东女子术后纱布留存体内70多天 院方称为止血

2017-01-22 09:52:59 来源:齐鲁一点 浏览:20
内容提要:当事产妇刘芳(化名)用的碘伏和红霉素药膏。记者程凌润摄

原标题:章丘女子侧切术后纱布留存体内70多天,院方称为止血

2016年10月3日,济南市章丘区的刘芳(化名)在章丘人民医院通过侧切手术产下一名男婴,手术过程中医护人员通过填充纱布的方式进行止血,术后拆线纱布却遗留在体内70多

当事产妇刘芳(化名)用的碘伏和红霉素药膏。记者程凌润摄

原标题:章丘女子侧切术后纱布留存体内70多天,院方称为止血

2016年10月3日,济南市章丘区的刘芳(化名)在章丘人民医院通过侧切手术产下一名男婴,手术过程中医护人员通过填充纱布的方式进行止血,术后拆线纱布却遗留在体内70多天,这导致刘芳的身体散发着臭味。

目前,刘芳体内的纱布已经取出,不过她提供一段院方承认因疏忽导致纱布留存她体内的录音。1月19日,生活日报记者来到章丘人民医院,产房护士长、宣传科主任以及医疗纠纷办公室未作出正面回应。20日,章丘人民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称事情已经反馈给刘芳了,但并未透露相关细节。

羊水浑了需进行侧切手术

1月19日上午,生活日报记者来到刘芳家中,这是一个农村典型的四合院,门上还贴着红双喜,刘芳身穿一件红色的外套。“(2016年)10月3日6点,是顺产侧切的。”刘芳所住的房间里贴着她与丈夫的结婚照,襁褓中儿子仍在熟睡,她说当时侧切时缝了两次,第一次没有缝好就缝了第二次。

“大夫说羊水浑了,不侧切的话,孩子会有危险。”刘芳说,她在产房待产四个小时,在做侧切的时候医生告知了她丈夫,他们也同意进行侧切。“孩子五斤多,是个男孩。”刘芳说,侧切手术以后,她感觉身体很疼,几乎一直躺在病床上。

刘芳称,2016年10月7日,医生说她伤口恢复得不错,就给她拆了线,当天她就办理了出院手续。生活日报记者采访时,刘芳已经可以正常行走,但是走路时双腿仍不是很协调。

纱布留存体内70多天有臭味

刘芳介绍,出院以后的一个月内,因为下体很疼,她几乎没有下过床。“当时流了很多血,还专门准备了一个床单。”刘芳说,出院以后,她一直使用碘伏对侧切伤口进行消毒,但是下体还是一直流血,为此,她丈夫给她买了很多卫生巾。

“后来她身上就散发着臭味。”刘芳的丈夫小李说,刘芳身上的臭味就是下体散发出来的,他们刚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到章丘人民医院复查,发现子宫恢复得还挺好,但是问题一直没有查出来。

刘芳说下体内的纱布是她在2016年12月13日发现的,当时她还让她婆婆看了看,发现的确有一个类似纱布的东西。“从10月3日开始,一直到12月14日,纱布一共留在体内70多天。”刘芳说,其间她吃了不少药,她担心吃母乳的儿子的健康问题。

通话录音中院方承认有疏忽

采访过程中,刘芳提供一段特殊的通话录音,这段录音让她找到了下体散发臭味的原因。“这个是我跟潘护士长的通话录音。”刘芳说,通话录音中潘姓护士长承认医护人员因为疏忽,才把纱布留存在她体内的。

“缝完以后有点渗血,所以故意压上了一块(纱布),结果那一天很忙,结果忘了给你拿出来了。”通话录音中,一位女子称之所以出现侧切手术缝合两次,是因为手术时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因为缝合伤口的时候出现了渗血的情况,所以就用纱布压住进行止血。

“拆线的时候看不见,这不是疏忽忘了嘛。”这位女子说要是当时想着纱布的话就不会忘记了,一般情况下纱布会自己往外排,纱布最多待五六天就会掉出来。

另外,这位女子说刘芳在哺乳期吃的药物不会对孩子健康造成影响,并称会把刘芳及家人提出来的赔偿要求反映给领导。

产妇要求医院赔偿两万余元

刘芳介绍,2016年12月14日,她在章丘人民医院取出了留存在体内的纱布,当时还买了一些药,花了30多元钱,不过交费单据已经不在了。取出体内的纱布后,刘芳又在济南市区的医院做了检查,查出来有一些妇科疾病,她认为这些疾病是因为纱布留存体内所致。

“这个纱布是我们自己发现的。”刘芳说,发现纱布的第二天,她就到章丘人民医院把纱布取了出来,但是纱布留存体内期间,她的丈夫一直在照顾她,她与家人商量想让医院赔偿她丈夫的两个月的误工费和她自己一个月的误工费,以及复查的费用、交通费和精神损失费,一共2万多元。

生活日报记者了解到,刘芳的家属先后两次到章丘人民医院协商解决刘芳体内留存纱布的问题。“他们只给我们赔偿30元,就是取纱布的费用和当时开的药费。”刘芳的丈夫小李说,他对这种处理结果不满意。

刘芳提供的录音中也对刘芳提出的各种赔偿做了解答。“你提的东西太多,科里解决不了。”录音中的女子让刘芳找律师解决,或者走医院客服的程序。

医院未对纱布留存产妇体内回应

1月19日,生活日报记者来到章丘人民医院进行调查,产房护士称对刘芳的事情不知情,让记者找潘姓护士长了解情况。“侧切缝合的时候需要用纱布止血,出血的话需要压的时间长,没有的话直接取出来。”对于侧切手术中的纱布,这位护士给予了这样的回应,她说留存在产妇体内的用于止血的纱布会在产妇走之前取出来。

“潘老师得到1点半来上班吧,你等等吧。”产房的一位护士在得知生活日报记者要采访潘姓护士长有关刘芳体内留存纱布的问题后,让记者耐心等待,并称潘护士长在当天下午会开会,在下午2点半之前会到产房。但是,下午2点10分多,生活日报记者仍未见到潘姓护士长,只能通过刘芳要到了潘姓护士长的电话,电话中她称下午要开会,没有对产妇留存体内的纱布做出回应。

随后,生活日报记者来到章丘人民医院医患纠纷办公室,工作人员让记者联系宣传科。宣传科的贾主任称会在会后让潘姓护士长给记者电话回复。然而,一直到20日下午,记者并未接到任何电话回应。

1月20日下午,生活日报记者多次拨打潘姓护士长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宣传科贾主任的电话也一度无人接听。“他们都不愿意接受采访,要给领导汇报一下。”贾主任称,处理问题的工作人员没有联系记者她也没有办法。

随后,生活日报记者联系了章丘人民医院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事情已经反馈给刘芳了,但并未透露相关细节。

产科专家:侧切手术可以填充纱布止血大部分术后拆线时将纱布取出

针对刘芳所遇到的侧切手术导致纱布遗留体内的事情,生活日报记者于1月20日下午咨询了济南市中心医院产科主任田敬霞。

田敬霞介绍,一般情况下产妇不需要做侧切手术的,如果存在婴儿比较大、需要助产以及缺氧等情况就需要进行侧切手术。

“(术后)三到四天拆线,拆完线伤口就长好了。”田敬霞说,一般情况下侧切手术流血不会太多,通常以缝合的方式进行止血,如果伤口出现渗血的情况,采取填塞纱布压迫止血也是可以的。

田敬霞介绍,侧切时的纱布应该会遗留在阴道内,大部分情况是在拆线的时候将纱布取出来。另外,她说遗留在体内的纱布一般不会引发其他炎症,纱布取出来以后身体就恢复了。

(生活日报记者 记者 程凌润 实习生 孙梦媛)

编辑:刘志浩

相关文章
2016-11-28 13:19:04
2016-07-29 11:51:15
2015-11-19 03:47:51
2015-04-25 15:55:51
2012-11-07 11:02:52
2013-01-19 15:30:58
2012-10-02 16:30:19
2015-09-20 22:06:4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8-2017 www.peopseyuqing.com 人民在线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zhonghuacm@163.com   京ICP备10217446号
人民在线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